三貂嶺

十一月 30th, 2011 // In: 三貂嶺新旅行 // By: Comments 0

三貂嶺

當平溪線的區間車離開侯硐,進入河谷與鐵路最靠近的一個大轉彎處,三貂嶺站就在前方緩緩依偎過來。

下車的人穿過月台進入候車處,適才車廂裡乘客擾攘的對話倏時明亮起來。年老乘客總是這樣,他們之間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,彼此之間年齡有點差異,也正巧屬於與鐵路上不相鄰近的兩個聚落,卻講著同樣一段記憶。先發言的老先生端坐著,衰老而斯文,音律平緩,眼神沒有落點,話裡沒有詢問旁人的意思。

接話的另一位老先生,農人模樣,謹慎但微略不安,看樣子對話不順的狀態在北迴線進入平溪線之前已經形成。從座椅這端看過去,他正忙碌於捕捉鄰座發言者散落在車廂裡的字詞,續著、綴著,欲振乏力。

談話來到火車窗口可以窺見河谷綠水的那一瞬間,兩人對準了一段舊日時光,關於北國殖民者優越的體魄鍛練與禮儀之類,然後彼此停了下來,等待對方的頻率後再交錯出去,接著又開始另一段不順暢的搭接。

新話題可有可無撩撥著車廂裡的日光,凌晨山凹裡突來的一陣雨,濕氣還未褪盡,光線因此顯得滯重。下車的旅客會發現,三貂嶺車站周圍新綠不久的嫩葉正在陽光中探試著新世界的溫度。待旅客下車,區間車稍作停留後,夾著喀隆喀隆的聲響,繼續往下一站前去,那裏是大華,另一個平溪線上的小聚落。
三貂嶺車站位於台鐵支線平溪線入口,丘陵地形佔據全區,沿著坡道上升,可以抵達著名的「三貂嶺瀑布群」,煤礦採掘之前,此地是傳統的農村聚落。煤礦經濟的大歷史走進又走出三貂嶺,散落在大塊山水之間的枕木、傾圮的牆籬、閒置的工寮都見證了移民潮一來一往之間的繁華。現在,山風海雨持續澆灌,歷史仍在積累,山水、林木、野菜、蟲螢伴隨曾經翻騰擾攘的工業夢一起沉澱靜謐下來。

運煤專車停駛之後,三貂嶺的居民開始回到與自然相伴的安閒歲月。這裡原本就是都市近郊的農家,居民平日生活離不開土地、也離不開農作,農作不全為經濟考量,而是土地本身的循環,也是農家勞動的傳統,所以這裡到處可見農耕文化的巧思。在礦業與農耕之間,人們的生活在三貂嶺與過去的歷史做了幾層重疊。

居民使用、生活、走動在整體的自然環境裡,維持相依卻不干擾,日常食物部分取自土地,卻也與鄰近的鄉鎮互通往來。這樣以山林為故鄉的生活態度在台灣並不多見,在日本稱為「里山」,意義接近口語中「鄉里的自然環境」,當下的三貂嶺正在生活中實踐這層文化意義。

春夏日前來三貂嶺,出了候車室開始一段六百公尺長的綠色步徑,順著腳下的道路前進,走出站外,眼前便是一座靜謐的山林。但即便秋冬時節,人到這裡來親近這方山水,也不會覺得過分冷肅或激越。台北盆地環山而聚的郊村,歷史、經濟的元素使它輝煌、喧囂過,隨時間繼續往前,元素一旦消失,一切復歸於靜寂,生活於其間的人們畢竟會殘留些痕跡在山崖水湄之間,這痕跡現在看來也許是一壟凸起的山丘廢墟、一畦屋前不經意的菜園、甚且是一座當年童聲鼎沸現在化為故鄉黃昏景象的小學校。

在綠色小徑的終點之前,右側坡堤上方的碩仁國小正是三貂嶺聚落裡唯一的公共建築物。它俯瞰著平溪線上往返的列車五十七年,如陽光起落於三貂嶺的山林,催促田野所孕育的生命順時繁衍,碩仁國小也陪伴鐵路平溪線一同進入歲月的蒼涼之中,承載四散遊子們的故鄉形象。
小學校是一座兩層樓高的水泥建築,八十五年因為煤礦業離開、人口流失,這裡不再有學童囂鬧的歡笑聲,一如其它鄉間年老而功用繁雜的空間,轉而成為流行的多功能使用。門口與校園空地兩具雨鏽盡了的銅像、內裡凌散堆砌著投票箱、失修的伴唱機、缺角的撞球台,看得出來這裡同時肩負著聚落裡政治與娛樂合一的重責大任。

建築倚山丘而建,半世紀前的山區小校,簡略而明亮,後方就是樹叢密生山壁,夏天裡格外涼爽。當年為了節省山區電力,學校選擇地點特別重視自然光線、通風效果,所以教室兩面都是最傳統的木窗,木窗分成三層,空氣對流旺盛,以現代的眼光來看,是最樸素、最典型的綠建築。

穿過操場的盡頭,有一台石階,遊客可以順著登上二樓,從這裡極目四野,三貂嶺的全貌一覽無遺。站在教室外的走廊,憑樓外望,右側是基隆河的上游。這一帶河道怪石嶙峋,沒有堆石的積水區往往深不見底,偶有垂釣的漁人前來,但基隆河以壺穴聞名,壺穴地形即藏有漩渦,所以雖然有著秀麗的山溪景致,但少見戲水人群。

視野跨過基隆河那一端,即是聚落的另一半,與通往侯硐、牡丹的產業道路連接著。產業道路那一端,汽車行進方便,與外交界交通自然也便利,居住於河岸的居民利用地理的優勢沿著河道設計起自家的庭院,十分精巧、靈秀。
三貂嶺為人熟知是盆地邊緣的一處舊礦區,因為運輸煤產的需要,日本大正年間這裡已經是鐵路平溪線的入口,早年地方興盛的模樣從現在聚落裡到處可見的礦區遺跡可知一二。學校腳下的鐵路兩側現在仍存在無數的斷垣殘壁,皆是當年應服務於鐵路局員工需要而建的宿舍、機關庫,現在幾成廢墟的模樣,頹然於綠野間,強烈的對比反倒成為最獨特的鄉間景致。

二樓對窗台正對著環抱聚落的山景,山影深淺往往隨日光變化,尤其春、夏天來臨,日照強烈,時間被鎖在山凹間,盛午到黃昏的蟲鳴一聲漫長過一聲,灰撲撲的走廊四染深了歷史色調,這時節的旅客或許容易從中捕捉到惆悵,並因而記起來一件多年前的往事。

秋冬的碩仁國小容易在濡濕的綠葉間隱蔽,當冷鋒還在遙遠的北方蓄積,偶有多風的下午,陪伴小學校安靜枯索於山間,等待黑幕抵臨。黃昏更深之後,橘紅的天空映著山形,野樹蒼煙斷、津樓晚氣孤,秋涼的平溪線與碩仁國小一起沉睡於靄靄暮雲下。

板橋社區大學辦公室

洽詢電話: 29516166 轉 11 ( 週一至週五下午三點至晚上十點 )

 


Comments are closed.